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元宵节特刊】孙雍长:灯谜与谜语

作者:孙雍长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3-02

  编者按:今天是元宵佳节,中国民间素有"观灯猜谜"的习俗。灯谜由谜语发展而来,起源于春秋战国的“隐语”“廋辞”,富有劝谏、诙谐的特点。南宋时始将谜语悬之于灯,供人猜射。南宋周密《武林旧事·灯品》记载:“以绢灯剪写诗词,时寓讥笑,及画人物,藏头隐语,及旧京诨语,戏弄行人。"元宵佳节,帝城不夜,春宵赏灯之际,书谜于灯,映于烛,列于通衢,任人猜度,故称为"灯谜"。灯谜能启迪智慧、增添节日气氛,一直以来深受各阶层人士的喜爱。

  为庆祝元宵佳节,本刊特推送孙雍长先生发表在 《语文建设》2000年第9期的《灯谜与谜语》、2001年第8期的《字谜的知识性》。 

 

  灯谜是中国汉字文化大观园中的一枝奇葩,不仅普通群众、一般知识分子喜欢猜谜、制谜,就是一些著名的士大夫、文人学者,也每每对灯谜的制作或猜射情有所好。像北宋时期的宰相、历史上著名的古文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便颇善于制谜。他创作的一些字谜,其中如“一月共一月,两月共半边;上有可耕之田,下有长流之川;一家有六口,两口不团圆”(射“用”字),便至今还流传在社会上。再像明朝的大书画家、文学家徐渭,其《徐文长逸稿》中便收录有他自制的灯谜近三十条。其中如“二画大,二画小”(射“秦”字)、“先写了一撇,后写了一画”(射“孕”字)等,都称得上是字谜中的上乘之作。再像清代大训诂学家俞樾,还专门写了一本灯谜著作,名叫《曲园春灯谜》(“曲园”是俞樾的号)。其中妙品叠见,诸如“香初茶半又黄昏”(射“移”字)“别四十年逢一夕”(射“舞”字)等,可谓匠心独运,其谜面语言典雅自然,清新隽永,无异于一句句优美的诗文。古人还每每以灯谜及灯谜游戏为创作题材写进文学作品中。如古典名著《红楼梦》的第五回、第二十回,便都载有字谜;第五十回“暖香坞雅制春灯谜”,更是专写红楼才子佳人娱悦于制谜和猜谜之事的一段情节。再如旧小说《镜花缘》,第三十一回、第八十回,以及写“智佳国”一回,皆如此。由此可见灯谜文化在我国影响广泛与深远之一斑。

  “灯谜”的得名,自然与旧时喜庆节日悬挂红烛纸绢灯笼有关。将谜语写在纸条上,再粘贴在火红的灯笼上,以灯悬谜,所以叫“灯谜”。因为灯谜不是以事物为猜射对象,而是以汉字或汉字所代表的词语为猜射对象,所以又叫“文义谜”。因为灯谜的语言“回互其辞”,迷炫闪烁,猜灯谜好似射虎,要射中颇不容易,所以灯谜又被称作“灯虎”或“文虎”。

  以红灯悬谜,其事至迟在宋代便已有之。宋人周密《武林旧事·灯品》写到:“又有以绢灯翥写诗词,时寓讥笑,及画人物,藏头隐语,及旧京诨语,戏弄行人。”红烛绢灯上标写“藏头隐语”,便是指灯谜而言。到了明代,更有朝廷明文规定,以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为“灯节”,灯上贴谜条,任人商略。自此一直延续到清,到民国,到现代。清人钱琦《台湾竹枝词》描写说:“烟花火树拂墙过,映带春灯谜语多。忽听鼓声喧震地,绿旗营里唱秧歌。”阮大铖的《春灯谜传奇》则描写得更直接,更细腻,更热烈:“打灯谜闹场,拆灯谜搅肠,纸条儿标写停停当。金钱小挂,道着时送将,那不着的受罚还如样。市语儿几行,人名儿紧藏,教你非想非非想。”其浓烈的民族民俗文化情景和喜庆欢快的节日气氛宛如仍在眼前。

  不仅中国的大陆,其他如台湾地区,港澳地区,以及世界上华人聚居的一些国家和地区,也都还盛行着灯谜活动。现在我国港澳地区所流行的灯谜活动,还颇具古风情趣。例如,猜射时以金锣与皮鼓传讯助兴。猜中时,主持人报以金锣之声“抬、抬、抬”,谐声“对、对、对”;若未猜中,即以皮鼓之声作答:“卜通!卜通!卜通!”如同宣告“不通!不通!不通!”

  如今红烛灯笼少了,逢年过节举行灯谜活动,人们只将谜语写于彩色纸条直接悬挂在彩绳上,或张贴于室内壁上。不过,有时为了加强这一活动的民族传统文化色彩和节日气氛,也每每仍然将谜条粘贴于彩灯上。当然,彩灯里闪亮的已不再是旧时的蜡烛,而是现代化的电灯泡了。

  

  灯谜文化是汉民族所特有的一种民族文化,它的产生和存在是直接源于汉字和依赖于汉字的。作为数千年来汉民族的语言之载体,汉字体系所拥有的丰富文化内涵,为灯谜文化提供了无穷无尽的素材。可以说,不管以后社会如何现代化,只要汉字仍然被使用,仍然是汉民族语言文化的重要载体,那么,富于浓郁民族、民俗色彩的灯谜文化便仍将在炎黄子孙中传播下去。

  灯谜是在谜语的基础上产生的。谜语,古称“廋(sōu)词”,后又称“隐语”。所以周密《齐东野语》卷二十说:“古之所谓‘廋词’,即今之‘隐语’,而俗所谓‘谜’。”关于“谜”字,《玉篇·言部》说:“谜,隐言也。”《集韵·齐韵》说:“谜,言惑也。”《文心雕龙 ·谐隐》篇:“自魏代以来,颇非俳优,而君子嘲隐,化为谜语。‘谜’也者,回互其辞,使昏迷也。或体目文字,或图象品物,纤巧以弄思,浅察以炫辞,义欲婉而正,辞欲隐而显。”凡此解释或介绍,都点出了间接隐射、辞炫而惑是谜语的特点。

  谜语可分为“事物谜”和“文义谜”两大类。刘勰所讲的“图象品物”式的谜语,即指事物谜;所讲的“体目文字”式的谜语,即指文义谜。而在文义谜中,绝大多数便是灯谜。少数文义谜是民间字谜,如“夫人走娘家,头戴两朵花,住了一个月,骑马走回家”(猜“腾”字)“闭朱户不见才郎,问佳音有口难开,倚阑干东君去也,闷无心手托香腮”(猜“门”字)“一点忠心诸葛亮,三战吕布刘关张,口说无凭司马懿,十天功劳赵云将”(猜繁体“計”字)等,严格而言,凡此之类的民间字谜是不属于灯谜范畴的。先有谜语,后有灯谜。灯谜是只以汉字或汉字所代表的词语为猜射对象,是由文人“别出心裁”加工创作而形成的一种特殊的“隐语”,其语言应精练优美,具有“诗书气”。

  平时我们所提到的“谜语”这一名称,其实有广、狭二义。广义的“谜语”,既包括“事物谜”,也包括“文义谜”,是事物谜和文义谜的总称;而狭义的“谜语”,则只与“灯谜”相对而言,是专指事物谜及民间口头字谜。这里我们对“谜语”这一名称姑且取其狭义,来看看它与“灯谜”有什么不同。例如“一个瓮,真是重,千万人,抬不动”, 猜一物体,谜底是“井”“进来便逐之”,猜一物名,谜底也是“井”但前者是“事物谜”,是狭义“谜语”,后者是“文义谜”,即“灯谜”。为什么?因为前一条谜语是以“井”这种物体本身为猜射对象,谜面语言所描述的都是“井”这一客观物体本身所具有的特点;而后一条谜语其谜底虽然也是“井”,但并非指大地上的井这种客观物体,而仅仅是指“井”这个汉字,换言之,其谜面语言的内容与井这一客观事物本身的特点无关,而只与“井”这个汉字的字形发生联系(谜面的意思是:来一个“进”字,而去掉其“走‘之’旁”)。再如,“腿长脚尖,爱画圆圈”,猜一文化用品,谜底为“圆规”,这是“事物谜”, 是狭义的“谜语”;“望月会郎君”,猜一文化用品名,谜底也是“圆规”,但这是“文义谜”,是“灯谜”(“望月”为满月,故与谜底“圆”字相扣;谜底“规”字可分拆为“见夫”二字,故与谜面“会郎君” 相扣)。再如,“马儿不吃草,有腿不走道,天天在操场,人人把它跳”,猜一体育器具,谜底为“木马”这是“事物谜”,是狭义的“谜语”;“驿外断桥边”,猜一体育器具名,秋千格,谜底也是“木马”但这是“文义谜”,是“灯谜”(“驿外”暗指“驿”字外边的“马”字旁, “断桥边”,暗指分拆后的“桥”字的“木”旁。谜面语言暗示“马木”二字,再按“秋千格”的要求倒读之,即为“木马”)。由此可见, “事物谜” 的谜面语言是只与客观事物发生联系,猜射的对象是“事物”;而“灯谜”的谜面语言是只与汉字或汉字所代表的词语发生联系,猜射的对象是“汉字”或以汉字为载体的汉语中的词语。即使有些灯谜谜面的语言也联系到客观事物的某些特征,但与汉字的形、义直接相关这一特点始终不会失去。例如,古貌一变,绿荫一片”,猜一字,谜底为“叶”字。其谜面中“绿荫一片”与客观事物树叶固然有关,但其“古貌一变”一句,则还是暗示“叶”字的字形(意谓将“古”字的面貌改变一下)。可以说,这一条谜语如果没有前一句,而只有后一句,那就不是“灯谜”,而是事物谜了。

  狭义的“谜语”(事物谜)与“灯谜” 的区别,我们还可以这样来体认:狭义的“谜语”可以翻译成任何一种语言,人们都可以来猜射。即使是文盲,是不认识汉字的人,也照样可以猜射;而“灯谜”则不然,它绝不可以翻译成别种语言,它只能以汉语并且还必须是通过汉字来表述,否则便不能成立。不认识、不懂得汉字的人,便无法猜射“灯谜”。所以,我们说“灯谜”是我们汉民族所特有的一种汉字文化现象。

  本文原刊于《语文建设》2000年第9期,已获授权转载。 

  作者简介 

  孙雍长,男,1942年生,湖南祁阳人,汉族,中共党员。广州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训诂学研究会第三届常委理事、第四届至第六届副会长。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