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李宇明教授:促进语言学学科发展,加强“双一流”建设

作者:李宇明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5-18

  编者按本文是北京语言大学语言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主任李宇明教授于2018年5月12日在北京语言大学召开的"‘双一流’背景下的中国语言学学科建设高端论坛暨2018年语言学学科建设推进会”上的总结发言。 

促进语言学科发展,加强“双一流”建设

——在“双一流”背景下中国语言学学科建设高端论坛暨2018年语言学学科建设推进会上的总结发言

李宇明

(2018年5月12日) 

  会务组安排我点评发言,恐怕我点评不了,只能谈一些心得。

  原本希望刘利校长进行总结,后来几经周折,总结发言任务还是落在我的肩上。其实,这是一个无法总结的“总结”,因为语言学是否成为独立的学科好像是一个无须论证的问题:

  其一,在国家社科基金评审中,语言学已经是独立的学科评审组;其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标准》中,语言学(代码:740)已经是独立学科;其三,在国际上,语言学早就是独立的学科体系。

 

  语言学应该设置为一级学科,我有三点感受。

  1.国家储藏的语言知识和语言学知识太少。语言学的学科专业训练严格说是始于硕士阶段,而很多学科的人才培养中学就开始了。在外国语言文学和中国语言文学相关专业的本科培养阶段,多数学生有志于文学,对语言学感兴趣者很少。我国的语言知识和语言学知识都较贫乏,导致很多决策上“语言缺位”,如“一带一路”倡议,碰到的首要困难就是语言互通问题,但相关文件中几乎没有明确提及语言问题;在香港特区,在少数民族地区,语言在国家认同中具有重要作用,应重视这些地区语言政策的制定与实施;语文教育的重要任务是建构集体记忆、培养过好语言生活的能力,但是现今语文教育中却严重缺乏语言国情、语言与国家关系的内容。再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近公布,全世界共有7099种语言,这其中我国了解的语种数量有多少?能够开出课程的语种有多少?有研究的语种有多少?我们国家储藏的语言知识和语言学知识与大国身份、与国家发展的时代需求极不匹配。如果再没有一点改变,特别是语言学学术体制、机制上的改变,光靠学者的努力是不行的。

  2.国家在许多方面都需要语言学的支持,但是语言学的现状是无法很好帮助国家处理国际、国内的重大语言问题,不能有力地推进国家的未来发展。例如,我们国家高级别领导人出访某些国家,竟然找不到合适的翻译,需要借助第三种语言来“曲线翻译”,外语教育发展到今天,为何外交需求都不能完好满足?显然是外语教育的顶层规划不完善。再如,在国家安全方面,特别是从传统安全向非传统安全的转化,语言与国家安全的关系非常密切,但怎样通过语言来助力国家安全,研究很少,关注很少。又如,未来的时代是“智慧时代”,人工智能、类脑研究等对国家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而人工智能、类脑研究都需要语言学的深度介入。事实上,语言学在这些领域的关注、介入却非常有限。还如,世界知识的中文表达问题。近10年来,96.94%的SCI论文是以英文发表的,汉语论文仅有0.59%;94.95%的SSCI论文是以英文发表的,汉语论文几乎没有进入SSCI检索系统。这些数据表明:在世界科学知识储存中,中文文献正被边缘化,汉语在国际上正在失去表达人类现代知识的能力。语言是知识的储存器,又是知识交流的藩篱。中国的语言学如何帮助中国突破藩篱,便捷地获取世界知识,特别是如何让汉语成为国人获取世界知识的路径依赖语言?

  “振兴祖国的语言学事业”,是我们梦想;“语言强国”是我们的理想。但是,当国家最需要的时候,中国的语言学却站不出来,顶不上去。

  3.语言学的碎片化。中国语言学从业者众,汉语、民族语言、外语、语言信息处理、语言康复等领域人员,粗略估算仅高校就有20万人。由于学科设置原因,这20万人被分割在语种的碎片中,缺乏对话、交流和顶层的共同追求。目前,没有哪个学会、机构能够整体设计中国的语言学的发展。放眼国际学术界,一个人的研究成果可以影响很多人,一个学科的研究成果能够影响其他学科,例如乔姆斯基的学术思想,不仅在语言学界发生了巨大影响,而且对心理学界、计算机学界等都发生了深远影响。究其原因,国际学术界有着共同的学术追求。中国的语言学者不能说不努力,但因语言学不是一级学科,被语种分割,这严重阻碍了交流、对话与成果共享,严重影响了20万学者的科研生产力。

  支持语言学设置为一级学科起码有六大理由。

  语言学一级学科的设立,可以说是“十余年追求,数度陈言,两会呼吁,得时又论”。这个话题已经议了十几年了,一些会议、杂志也有不少讨论,近年来进入了全国“两会”的政治议坛,目前的“双一流”建设是这一话题的新背景、新起点。语言学作为一个独立学科,起码有六大理由:

  第一,国家之需。上面已经提到,不再赘述。

  第二,语言学历史厚重,源远流长,早就发展为涵盖文、理、工的超大学科群。现在,很多人仍用清朝末年语文学的眼光看语言学,学科设置以语言教学为主,基本上还是语文学的学科设置,不是语言学的学科设置。这决定了它不具备和其他学科进行交叉、从而支持其他学科发展的能力,更不能实现真正的语言学的发展。

  第三,QS评价系统显示,中国的语言学已经发展为国际知名学科。中国的语言学家在没有一级学科的情况下,已经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绩。

  第四,“双一流”学科建设中语言学科门类涉及广、院校多。“双一流”学科建设中,明显属于或包含语言学的“一流学科”名目,就有“中国语言文学、外国语言文学、语言学、现代语言学”4个,涉及11所大学的17个学科,是涉及学科最多的学科。但是稍有逻辑知识的人看到上述4个目录,都会觉得应当整合理顺。因此,本次提出的方案为,中国语言文学、外国语言文学不变,语言学和现代语言学合并为语言学一级学科。这是为“双一流”建设理顺关系的方案。

  第五,语言学一级学科的设立,牵扯到全国1000多所院校(不包含研究所)、20来万人的学术工作。

  第六,本次会议讨论的方案是一个“理顺关系、在发展中完善”的方案,取一毛而利天下,何乐而不为?

  北京语言大学是以“语言”命名的大学,是语言学之家,语言学家之家。会后,希望北语领导再约三五专家,一同把会议精神向教育部认真汇报,建议有关部门能够成立一个以语言学家为主的咨询小组,从学理和国家需要等方面论证此事,妥善处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