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沈家煊先生关于语言学学科建设的发言

作者:沈家煊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5-29

  编者按"双一流"背景下的中国语言学学科建设高端论坛暨2018年语言学学科建设推进会于2018年5月12日在北京语言大学召开,会议的主题是通过推进中国语言学学科建设,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加快推进“双一流”建设。会上,与会学者纷纷建言献策,认真分析了把语言学学科建设成为一级学科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本刊陆续发表了本次会议部分学者的发言,展示语言学专家们迫切的呼吁和心声。今天我们发表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沈家煊先生的发言。

  记得2005年在石家庄河北师大就有一次学科建设的推进会,我当时的发言题目是“因势利导,在有条件的重点大学设立语言学系”,回过头来看已经过去13个年头了。

  大学设立语言学系,前提是承认语言学是一门独立的学科,也只有有了名副其实的、站得住的语言学系,语言学的学科地位才得以在我国真正确立。提升语言学的学科地位,不管是作为一个门类还是变成一级学科,有一种顾虑是我国传统的语言研究,其地位是不是会受到影响。我国传统的语言研究有优秀的、精华的部分,应该继承和发展。提升语言学的学科地位为这种继承和发展提供更大的空间、更多的机遇。

  最近我在读《赵元任音乐论文集》,赵先生在里面提到,中西方文化艺术当然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关于异,要区分“不同的不同”和“不及的不同”。中国传统音乐是五音阶作曲为主,多用花音,这跟西方音乐七音阶相比是“不同的不同”,是应该继承和发扬的民族特色;另一方面,中国传统音乐缺乏和声,这就是“不及的不同”了。关于中国音乐发展的道路,应该是先学到一个及格的程度,然后再加上个人或民族的创新。只知“不同的不同”不知“不及的不同”,或者只知“不及的不同”不知“不同的不同”,那是不会有多大出息的。

  在语言研究方面赵元任先生也是这个思想,而且已经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赵先生曾担任美国语言学会的会长,这是真正的“世界一流”(我们不是要建世界一流大学吗?),是真正的为国争光。西方学者提出的理论和方法也是人类智慧结晶的一部分,中国文化的复兴一定是在吸收融合人类文化精华的基础上,加上对我们自身传统的改造和更新。刚才建华同志谈到有人对国外的音系学一无所知,我想这是一个极端,还有一个极端是到国外学了一大堆音系学理论,但是遇到别人问汉语有多少个音位的问题却张口结舌了。两种极端和倾向都要避免。在赵元任先生面前我是小学生,我认为赵元任先生走过的道路就是中国语言学要走的道路,赵元任先生走过的道路就是中国语言学家要走的道路。

  我再想说一点想法,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语言学独立出来以后怎么办?这在科学院系统不成为问题,我们社科院有文学研究所,也有语言研究所,国家社科基金也是文学和语言学分开评审,按图书分类法语言学是字母H打头的门类。高校里因为有中文系和外文系,都是语言和文学在一起,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怎么处理好相互的关系,这方面的顾虑或疑虑我也是有的。总的来说,我有两点想法:一是不要叠床架屋,明明是同一拨人同一个部门,却挂两块牌子。二是不要挂半导体厂的牌子生产玩具。这是吕叔湘先生的比喻,他说一个玩具厂生产出半导体,非常好,如果挂了半导体厂的牌子生产的却是玩具,那就闹笑话了。我们大概都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形。

  关于语言学一级学科下设的二级学科,一个是一般语言学,一个是应用语言学,应用语言学我认为应该指交叉学科,如语言的计算、心理、神经等方面的与实验有关的研究。至于“现代语言”这个名目似讲不通,要再斟酌,叫“比较语言学”也许好些。语言学独立出来以后在高校里怎么办?条件不成熟的不要拔苗助长,机构上维持现状,条件成熟的设立语言学系,要么不办,要办就要办一个站得住、有影响的语言学系。这是我的想法,不见得对,供大家参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