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王铭玉教授关于语言学学科建设的发言

作者:王铭玉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5-31

  编者按:"双一流"背景下的中国语言学学科建设高端论坛暨2018年语言学学科建设推进会于2018年5月12日在北京语言大学召开,会议的主题是通过推进中国语言学学科建设,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加快推进“双一流”建设。会上,与会学者纷纷建言献策,认真分析了把语言学学科建设成为一级学科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本刊陆续发表了本次会议部分学者的发言,展示语言学专家们迫切的呼吁和心声。今天我们发表的是天津外国语大学副校长王铭玉教授的发言。


  各位前辈、各位同仁,大家上午好!

  作为一个参与者,我想谈四个方面:态度、认识、问题、建议

  第一,表明态度。

  首先作为一个语言学工作者,我一直感觉很骄傲,但也因为身份的模糊性而感到困惑。对于语言学设立为一级学科,我感到很振奋,对此我坚决支持。

  其次,今天参会的嘉宾不少来自外语院校,作为一个外语工作者,时常受到工具性的限制。有人认为从事外语研究就是具体的一门工具的获得,没有更深的学科性,对此我一直持反对意见。如果能够通过语言学学科的提升使外语工作者中从事语言学研究的学者有所归属,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再次,作为交叉学科的研究者,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我一直把主要精力放在语言符号学研究领域。我们的老会长、老前辈胡壮麟先生今天也出席了本次会议。从语言符号学这一交叉学科来看,我感觉符号学从语言学中获益颇多。对交叉学科的研究者来说,从语言学的渗透力和引领力来看,语言学作为一级学科非常合适。

  最后,作为外语院校的行政领导。长期以来,很多外语院校受限于全校只有外国语言文学一个一级学科的局面。尽管目前我们学校有文、经、管、法、教、工、艺等七个学科门类,但是作为一个老牌外语院校,仍是以外国语言文学为主。如此单一的学科极大地限制了外语院校的发展,因此设立语言学一级学科对于外语院校来说意义重大。在去年会议之后,我和一些外语院校同仁交流中也曾提及语言学一级学科设立的话题,大家对此高度关注,基本认可语言学学科的提升。以上是我从四个角色出发进行的表态。

  第二,认识问题。

  首先,语言学是一门有历史的学科。上个星期,在与博士生的课程讨论中,我谈及语言学的四次革命。这四次革命从历史比较语言学开始,到结构主义语言学,到社会语言学,再到功能语言学等等。第一次语言学革命为什么称之为革命?对此,我们有过诸多讨论。既是革命必定带有范式,既是革命必定有颠覆。历史比较语言学从十八、十九世纪的欧洲兴起,其追求为摆脱哲学的附庸地位,即从传统的语文学演变为研究自身的一门科学,这场革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仔细想来,从十八世纪开始到现在,语言学已经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可是到目前还依然受到诸多限制。我们应该关注这段历史,尽管这段历史不是由中国语言学界发起,但它是在整个语言学的共性之下产生。

  其次,语言学是一门交叉学科。时代发展了,我们都在谈论一个学科的多元性以及与其他学科的交叉性。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语言学学科从独立的学科走向了交叉学科,继而又成为一种新兴的分支学科。李蓝先生说,语言学是由语言本体研究发展而来。我们知道有意义的语言活动既是生理现象,还是心理现象、认知现象,更是社会现象。从心理印记到内省机制再到伦敦学派的观点,表明语言学必然会走向交叉学科发展方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会看到:心理语言学、神经语言学、病理语言学、认知语言学、社会语言学、计算语言学、符号语言学、语料库语言学和自然语言处理等等。语言学是一门交叉学科,交叉也是一个学科的关键属性之一。

  再次,语言学是领先科学。二十世纪伍铁平先生在其著作中说道“语言学是门领先的科学”,副标题为“论语言和语言学的重要性”,看到了语言学将来的发展态势和语言学的重要地位。最早的语言学可以称之为文献型语言学,后来语言学和技术学科发生了关联。随着录音技术、语图分析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语言学的发展进入了高科技的领域,例如:语言学在医学、生理学、心理学、遗传与基因、刑事侦查、语言识别、自动控制、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这说明语言学处于领先地位。还有,最近一直受到大家关注的机器翻译问题,机器翻译将来肯定要在很多场合发挥重大作用。机器翻译需要语言学做后盾,在其发展的终极阶段语言学的作用会愈发凸显。

  然后,语言学是一门国家急需学科。我们知道近来语言战略、语言规划的话题非常热,国家也的确需要合适的语言规划和语言战略。那么谁来承担具体规划任务?应该是语言学工作者。关于语言安全,上海外国语大学沈骑老师关于内源性安全、外源性安全,双源性安全、多源性安全的论述非常透彻。实际上今天所说的语言安全,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总体安全观中的文化安全观的一个支撑。语言推广主要指汉语的推广。在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中,伴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汉语的推广是一个重大课题,也是一个国家战略。它仍旧需要语言学来做后盾。今天的语言服务是传统翻译学的一种延伸,但也不局限于此。在参加北京语言大学本科预评估的时候,我专门参观了语言实验室,看到在实验室里把自闭症和其他的治疗都与临床结合了起来。语言服务的范围很广,有众多分支,在这其中,语言学依旧是其坚强的后盾。因此,语言学是一门国家急需的学科。

  最后,语言学是一门具有双一流特质的学科。双一流建设是我们国家走向世界强国的必由之路,我们必须准确把握这一点。语言学是集工具性、人文性和科学性于一体的学科,在双一流建设中大有可为。世界一流大学的人才培养有四个共性特征:家国情怀、跨文化视野、全球竞争力和世界担当。另外双一流学科有六个遴选条件,其中有四个就是大学的使命、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和文化传承;另外两个是师资队伍建设和国际交流合作。当我们将语言学融入其中时,可以发现语言学针对每一点都能做出深刻的阐释。

  第三,谈问题。

  我不想具体展开谈,因为大家都已经关注到,这是一个问题导向和形成共识的问题。首先,从专业和学科来看,这个问题无法完全避开。专业是课程体系,学科是知识体系,专业和学科不影响,也不会影响到专业建设。其次,理清学科门类和一级学科。再次,中文与外文协同发展。然后,要考虑好逻辑学理与技术操作等问题。最后,要理清世界标准与国家需要。因为一个学科的诞生和发展既离不开世界的标准,也离不开国家的需要。

  第四,几点建议。

  建议完善论证不妨有以下几点:学科建设的目的是什么,学科建设的目标是什么,学科建设的战略是什么,学科建设的政策是什么,学科建设的程序是什么,学科的框架是什么,其基础学科是什么,主干学科是什么,支撑学科是什么,新兴交叉的学科是什么,学科建设的规则是什么,学科建设的整体方案是什么。

  最后我想用教育部双一流建设通知里一句话来结束我的发言:“积极建设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在这项建设中,我认为语言学应该首当其冲,谢谢各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