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论语言与经济(马克思、恩格斯论语言之五)

作者:张丽娟、徐赳赳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11-07

  1. 语言在经济中的功能

  谈到语言的功能,我们会想到语言是交际的工具、思维的工具。实际上,现在语言在经济中的作用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语言在经济中发挥的功能,并非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可以用具体的数据来体现的:“语言产业可以成为一国GDP新的业态增长点,语言产业对经济发展有很重要的贡献,经过Grin测算,语言产业对瑞士的经济增长贡献率为10%左右。另据Grin的统计,单凭英语的强势地位:(1)英国每年可获得100亿欧元的净利。(2)如果考虑投资方面的优势,英语国家每年可获得170亿至180亿欧元的收益。以上的考虑只限于欧盟内部,如果扩大到世界范围,数字会更大”(黄少安、张卫国、苏剑,2012:45)

  在马克思、恩格斯的巨著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对“语言和经济”的关系所做的精辟的论述。我们在全球经济化的今天,重温这些论述,对我们研究语言在经济中的作用仍有启发。

  

2. 马克思恩格斯的论述

  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语言》(卫志强,2015)的摘编中,我们看到在“论语言与经济活动”的标题下,共有15条有关论述,我们例举几条:

  弗兰德从凡尔登瓜分到1500年一直是法国的一部分,因此在那里法语是有根底的;中世纪佛来米人的贸易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这一点,因为那时商人同意大利商人和其他商人谈生意当然不用佛来米语。而“条顿人”现在竟要求恢复甚至在荷兰人那里都没有得到完全承认的佛来米语;僧侣的佛来米语运动!佛来米人现在终于到该使用一种语言而不是两种语言的时候了,而这种语言只能是法语。恩格斯:《关于德国的札记》(1873年底--1874年初),摘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5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12月第1版,第175页。) 

  这次会议上表现得最好的是英国人。他们和这次会议的利害关系最大;开辟大陆市场,他们很同意;自由贸易是他们的切身问题。他们非常明显地证明了这一点:除了英文,他们在其他任何情况下从来都不用别的文字讲话,而在这里,为了自己心爱的free trade〔自由贸易〕,却甘愿用法文发言。这就明显的说明,这件事是多么有力地触动了他们的钱袋。恩格斯:《经济学家会议》(1847年9月19和22日之间),摘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8月第1版,第277页。) 

  这一种贸易和整个黑海贸易的意义究竟有多大,可以在曼彻斯特的交易所里耳闻目睹,在那里,皮肤黝黑的希腊商人越来越多,他们开始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在那里,德语、英语和希腊语、南方斯拉夫语的讲话声交织在一起。恩格斯:《在土耳其的真正争论点》(1853年3月23日--28日之间),摘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1961年12月第1版,第15页。) 

  随着科学的进步,基本教育、知识等等,阅读、书写、计算以及商业知识和语言知识等等,就会越来越迅速地、越容易地、越普遍地、越便宜地再生产出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越占统治地位,因而科学和教学方法越是面向实际,就越是这样。马克思:《经济学手稿》(1861年8月至1863年7月),摘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8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12月第1版,第431页。) 

  

德国的国外商业殖民地早在1789年之前就存在,但只是从1814年才起作用,只是从1848年才真正成为吸引德国参加世界贸易的杠杆,而后来非常有成效。逐渐发展。1848年以前的商业殖民地的性质——商人多半是没有文化的,以自己是德国人为耻(他们在曼彻斯特讲夹杂着十种德语方言的英语)。没有法律保护(维尔特的墨西哥见闻,他同德国驻南美的外交官交往的全部经验)。由于在东欧有商业殖民地和犹太人(关于这一点应当谈得详细一些),在斯堪的那维亚由于有汉堡的邮班,德语逐渐成为世界贸易的语言。应该指出,德语在贸易中——不包括欧洲罗曼语各国,当然也不包括列万特——比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总之比除英语之外的所有其他语言都用得广泛。目前德国殖民地发展很快——试看连伦敦的英国人都惶恐不安了。恩格斯:《关于德国的札记》(1873年底-1874年初),摘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5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12月第1版,第172-173页。)

  以上几条论述,虽然还谈不上全面系统的“语言与经济“理论,但马克思恩格斯给我们描述了一幅语言在“商业、贸易、谈生意”中所起重要作用的生动画面。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些论述给后来研究语言在经济中的作用有很大的启发。

  

3.语言经济学

  从马克思恩格斯年代到现代,一直有学者在研究语言与经济的关系,今天我们所见到的“语言经济学”这门新的交叉学科,就是几代学者研究的结果。

   
A. Rubinstein:《经济和语言》一书的封面(2000) 

  3.1 语言经济学的形成背景

  “语言经济学”( Economics of Language) 这一概念最早由信息经济学家 Jacob Marschak (1965) 提出。他在考察语言信号传递效率问题时,从经济学的角度对语言的生存与发展问题进行了讨论,并提出了语言具有的成本、收益、价值和效用的观点。这篇文章被公认为是语言经济学的开山之作。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人力资本理论和教育经济学为 Marschak 的语言经济思想提供了理论支持。此后的几十年间,语言经济学逐渐成熟并蓬勃发展。(张卫国、刘国辉,2012:102-103) 

  3.2语言经济学的定义

  语言经济学是利用经济学方法和工具研究决定和影响语言水平的学科,或者说研究语言和经济相关变量之间的相互关系,属于理论经济学范畴,运用经济学概念和手段研究语言变量。大多数语言经济学研究者着重微观经济学研究,即个体行为研究,其研究方法把语言技能看作一种人力资本。语言技能是利用时间和金钱等有价资源获得的技能。人们语言投资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未来利润,如更高的收入、更低的消费、更大的政策投入或建立更广阔的社交范围等等。(郑丽萍,2015:29) 

  3.3语言的经济价值

  语言的经济价值是指语言在人群使用中所表现出来的可理解性与有效表达的相互转换的特性。就语言的语种而言,该语种的使用人数、使用国家以及该语种在各种部门、职业、市场等场合的使用程度对其形成产生重要影响,进而决定其经济价值高低;不同语种在市场上的供求关系以及使用程度,使得商品交换过程中信息表现的充分程度具有很强的差异性,这种差异性形成不同的语言经济价值。

  语言经济价值形成流程图(刘悦,2013:81)

  3.4语言经济学研究领域的新拓展

  刘国辉、张卫国(2017)认为,在语言经济学中,传统的研究课题有:(1)语言与收入关系领域,(2)语言政策和规划的经济学分析,(3)语言动态发展领域。近些年来,以下课题引起人们的关注:(1)语言与移民,(2)语言与国际贸易,(3)语篇分析金融(经济)。

  从当代学界对语言经济学的研究可以看出,马克思恩格斯对语言和经济关系的论述是非常具有理论前瞻性的。我国现阶段对语言经济学的研究,虽有些零星的研究,总的还是处于介绍引进的阶段。我们希望在马克思恩格斯有关语言与经济论述的指导下,在我国语言经济学研究中看到更多的中国经验。

  

  参考文献 

  黄少安、张卫国、苏剑  2012  语言经济学及其在中国的发展,《经济学动态》第3期,41-46页 

  刘悦  2013  语言的经济价值测算及其实证研究,《湖南行政学院学报》第5期,81-85页 

  刘国辉、张卫国  2017  西方语言经济学研究的新进展:趋势与评价,《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第6期,111-118页 

  马克思、恩格斯  2009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 

  卫志强  2015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语言》,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张卫国、刘国辉  2012  中国语言经济学研究述略,《语言教学与研究》第6 期,102-109页 

  郑丽萍  2015  国外语言经济学研究流派综述,《外语研究》第1期,29-34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