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刘丹青:中国语言学会第19届年会致辞

作者:刘丹青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11-12

  编者按

  本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刘丹青研究员于2018年11月10日在中国语言学会第19届年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尊敬的沈家煊会长、尊敬的李炜会长、尊敬的屈哨兵书记、尊敬的彭玉平主任: 各位同行,老师们,同学们,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来到祖国岭南领军名校中山大学参加中国语言学会第19届年会。感谢中山大学对会议的大力支持,感谢中大中文系领导、师生和中国语言学会秘书处为会议成功举行所付出的辛勤努力。 

  从1980年在武汉举行的大师云集、群星璀璨的中国语言学会成立大会至今,已经三十八年过去。 

  可以告慰创会前辈们的是,38年来,中国语言学界从未停止务实向前的坚定步伐,中国语言学会从未停止发挥学界团结纽带的作用,中国语言学会年会从未停止散发浓郁的学术馨香。历任会长和学会领导、历届学会理事会、历次年会主办方、中国语言学会全体会员和年会与会者,都为中国语言学会的勃勃生机和愈久弥坚的学术生命力,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大家的努力,化作一次次盛会上催生灵感的学术交流,化作一本本佳作汇聚的《中国语言学报》。我本人获得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年语言学奖的两篇论文之一,就是发表在《中国语言学报》第六期上的参会论文。年会的报告,《学报》的论文,让老学者们感受到宝刀未老的欣慰,让学术新锐们品尝初入学林的快感。对此,每一位亲历者都会切身感受。 

  同样可以告慰前辈们的是,38年来,中国语言学伴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步伐,取得了极其巨大的成就,我们在收获丰硕成果的同时,也以自己的努力大大拓宽了中国语言学研究的天地。经过调查研究发现并确认的中国境内语言已经达到了140种,比38年前的认知大大前进了一步。可以识别的汉语方言种类和特殊方言岛也有显著增加,徽语、平话、湘南粤北土话、湘西乡话、军话、站话等等在38年前还是令人陌生的名词,现在已经成为很多语言研究成果的材料基础。这些,意味着我国自己的经过大大扩容了的语言资源宝库,可以为语言学的探矿者们提供更大的活动舞台,也可以为世界输送更多基于语言多样性的学术创见。我们研究的语言种类,已经从传统的书面语和口语,拓展到聋哑人的手语、外国人学汉语中产生的中介语、海外华人使用的各地华语、地下不断发现的出土文献的语言文字、再到网络空间出现的新新人类的火星文,等等。我们关注的语言样本,已经从基于正常成年人的普通语言,到婴儿开始不同年龄段的儿童语言、因为身体器官残疾或疾病而造成的不完善语言、因为衰老而退化的老龄语言、因为事故受伤等造成的不同程度的失语现象,等等。我们关注的外国语言,也从实际上国际通用的英语及法、德、俄、西、日、韩、阿拉伯等带引号的所谓“小语种”,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许许多多以前很少关注的语言。我们探究的语言变化动因,也从单一的历史演变分化,到基于社会语言学分化而造成的变异、基于语言接触的演变、基于生产生活方式不同造成的语言分化、因为文字类型而造成的语言变化,等等。中国语言学会的学术容量,也随着语言对象的多样化而不断放大、增长,伴随而来的还有研究手段的更新发展和研究深度的加大,如计算机的广泛应用、从频谱语图为中心的语音实验到眼动仪、大脑核磁共振成像技术等,从语料库的支撑、检索技术的应用到大数据的计量参考,从多模态言语状态的观察记录,到心理语言学实验。所有这些,都让语言学的一部分领域离严格意义的科学更近更近,也让中国语言学会的交流更加多样、更加充满科学的气息。 

  当然,任何科学的发展、学科的进步,都不能有自我满足的一天。习近平总书记在517社科座谈会的重要讲话,对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体系的建设,提出了6点要求,继承性和民族性,原创性和时代性,系统性和专业性。对照这六个性,我们有些研究还有相当的距离,知识的碎片化、选题的盲从化、学术话语的空洞化、研究心态的浮躁化,成为一些低质量语言学产品的常见病多发病。语言学各个方面的发展,也不是完全同步的。我国语言学发展的有些方面,甚至离中国语言学会成立大会上前辈的期待,还有相当的距离。不妨再听听创会名誉会长王力先生在成立大会上的一些发言: 

  “研究洋的东西、古的东西,有的成果在短时期内很难适应时间的需要,但是,只要是对国家、对人民、对科学发展有用的,就不能说是脱离实际的。”我们现在有些研究,还是太追求急功近利,不能沉下心来打好最根本的学术基础。 

  “对待外国语言学要积极地、全面地介绍,要引进外国的先进成果,但是应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在工作中要扬长抑短,要保证重点,要实事求是。” 

  即使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我们对外国语言学很多成果和方法的介绍也谈不到“积极地、全面地介绍”,远不是所有先进成果都得到引进,引进的时候,也不乏生搬硬套、用扭曲的汉语和中国语言的材料去当外国理论的阐释工具的情况,没有做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缺乏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原创性贡献。 

  “可以考虑适当地集中力量在几所有条件的大学办语言学系,开设较全的课程。语言学系也应该开设逻辑学、统计学、社会学、数学、物理学、生理学等课程。”就此,王力先生还深有感触地说:“我这一辈子吃亏就吃亏在不懂得数理化上。” 我们现在拥有各类语言学硕士点、博士点的学校已经很多了,但是全国语言学系有几个?符合王力先生要求能开设较全的课程的语言学系更是能有几个?能系统开出语言学主要分支学科的地方已经极少,还能开出王力先生希望的相关学科的更少。 

  因此,中国的语言学界在欢呼巨大成就的同时,仍要看到时代的差距,中国语言学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中国语言学会也有巨大的发展余地。我们希望中国语言学会继续在中国语言学的发展中起到学界中枢的作用,以学会特有的优势,推动中国语言学朝向更加宏伟的目标前进。相信这一届在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广东省召开的语言学会年会,能为推动我国语言学的学术交流和学科发展做出新的贡献。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将一如既往支持中国语言学会各方面的工作。 

  祝各位与会者身体健康,交流愉快,收获丰盛! 

  谢谢大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