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吕珊珊、木艳娟:纳西语的差比句及ciə˞²¹字差比句的类型学归属

作者:吕珊珊 木艳娟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9-01-31

  1.差比句的定义及类型

  “如果某自然语言中的一个结构,有赋予两个(可能较复杂的)比较对象在谓词等级上不同地位的语义功能,那么这个结构就可以被认定是比较结构(并且类型学也应对该结构加以考虑)。这种指明物体等级的功能属于语义范畴”(Stassen 1985:24)。差比句包含表示“过于”和“不及”的两个次类(黎锦熙1924:300-305)也被称作“胜过范畴”(即汉语中的“比”字句)和“不及范畴”(即汉语中“没有/不如”类比较句)(赵金铭2001提出的)。常见的差比句构成要素有:比较主体(CMP)、比较基准(ST)、基准标记(STM)、比较参数(PARAM即谓语成分)以及程度标记(DEGR)。

  现有的差比句类型学研究均是针对表“胜过”的差比句;而表“不及”的差比句类型,则还未纳入类型学的研究领域(Stassen 1985,Heine 1997,Chappell 2015)。世界语言范围内,已知的差比句类型有(Heine 1997,Chappell 2015)行为图式X is Y surpasses Z [X是Y超过Z])、位置图式X is Y at Z [X是YZ])、来源图式X is Y from Z [X是YZ])、目标图式X is Y to Z [X是YZ])、两极图式X is Y, Z is not Y [X是Y,Z不是Y])、序列图式X is Y than Z [X是Y然后Z])、相似图式X is Y like Z [X是YZ])、话题图式X and Z, X is Y [X和Z,X是Y])以及比较图式X compares Z is Y [XZ是Y])。

  本文是针对纳西语(丽江市古城区方言)表“胜过”差比句的个案研究并在Stassen(1985)、Heine(1997)的基础上对古城纳西语以ciə˞²¹为基准标记的差比句进行类型学上的归类。

  2. 古城纳西语的差比句

  纳西话是一个以SOV为主要语序的分析型语言,使用格标记/后置词编码语法关系,有区别性宾语、施事者标记。单句结构请看例(1),例句中的区别性施事者标记ɳɯ³³以及区别性宾语标记tø⁵⁵/kø⁵⁵/ciə˞²¹在本句的情况下均可省略。

  古城纳西话的差比句可分为两类:后置词型副词型。后置词型中,基准标记ciə˞²¹后置于比较基准,句法结构可表现为[CMP ST STM PARAM]。比较主体作为主语可以被区别性施事者标记ɳɯ³³标记,见例(2),但并不强制。后置词型差比句还存在另外一个语序就是:[ST STM CMP DAM PARAM]。这种基准首位的结构中,比较主体后的区别性施事者标记强制使用。省略例(3)中的ɳɯ³³不符合语法规则。

 

  副词型中没有比较基准的句法位置,使用“更”或“多过”义副词来实现差比概念。这类副词有:泛指表示“更”的ɲɟia²⁴、lɑ³³hɑ⁵⁵和zuɑ³³;表示“一些”的ɳɖɯ³³ma²¹/ɳɖɯ³³mə˞²¹;表“x得多”的ɲɟia²⁴ma²¹/ɲɟia²⁴mə˞²¹

  3. 古城纳西语后置词型差比句的类型学归类

  我们认为ciə˞²¹字差比句应归为目标图式(Heine 1997)即向格型差比句(Stassen 1985)。ci??21的基准标记功能是方位词“上面”经由向格功能发展来的:方位词> ALL > STM。

  基准标记ciə˞²¹的词汇来源是方位词,是ŋɡɤ²¹ciə˞²¹“上面、上方”一词中的一个语素,见例(5)。ciə˞²¹虽然不以独立的方位名词形式出现,但其名词性的用法依然存在。例(6)中加了ciə˞²¹的短语被格标记ɳɯ³³标记,这足以说明ciə˞²¹的名词性质。

 

  我们参考Heine(1997)的分类原则对ciə˞²¹字差比句进行分类,即以其最基本的语法功能为分类标准。而基本语法功能的判定则参考方位主义假说(localism Lyon 1977:718),即一个语言中,如果语法现象A的表现形式和该语言中的方位表达B一致,那么方位表达B可视为更基础的表达;很多语法现象是空间概念的映射。ciə˞²¹在古城纳西语中是一个语法化程度较高的功能词。除了标记比较基准外,还可以是向格标记(标记空间、时间、对象)、受益格标记、与格标记、受使者标记、以及区别性宾语标记。可以看出,ciə˞²¹和空间有关的语法功能是向格功能,因此我们将ciə˞²¹字差比句归为目标图式。

  向格功能作为诸多格功能的来源在很多语言中都得到了证实(Heine 1990,Rice & Kabata 2007)。以这些跨语言事实为依据,我们也将ciə˞²¹的基本语法功能,即向格功能,视为古城纳西话基准标记一个可能的来源。

  有学者可能会提出质疑:藏缅语差比句中的基准标记可以从方位词直接发展过来(方位词 > 基准标记),而不是我们提出的经由向格标记发展而来(戴庆厦1991,邓凤民2010;杨艳、江荻2016)。诚然,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考察发现,藏缅语中由方位词直接发展而来的基准标记语法化程度偏低,某些语言中正处在实词到语法词的转变过程中,而某些语言中依然有明显的名词性。这类基准标记的语法功能单一,大多数只能标记差比句中的比较基准(甚至有的都不能当作基准标记),并不具备其他的语法功能。出现这些现象的语言包括:苦聪话、拉祜语、傈僳语、哈尼语、怒语、独龙语、载瓦语、波拉语、勒期语、摩洛语。相较之,拥有多功能模式的基准标记语法化程度就要高很多了。上述现象均没有在基准标记高语法化的语言中出现,例如,古城纳西语、梁河阿昌语、基诺语、凉山北山彝语。

  参考文献

  戴庆厦 1991第五章“彝语支”.马学良编《汉藏语概论》[M].北京大学出版社.487-576.

  邓凤民 2010《汉藏语差比句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博士论文.

  黎锦熙 1924《新著国文语法》[M].商务印书馆. 1954年订正19版.

  杨艳 江荻 2016彝语支语言差比句的比较标记[J].《玉溪师范学院学报》第32卷:34-43.

  赵金铭 2001论汉语的“比较”范畴[J].《中国语言学报》10:1-16.

  Chappell, Hilary. 2015. Linguistic areas in China for object-marking, passive and comparative constructions. In Hilary Chappell (ed). Diversity in Sinitic Languag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3-52.

  Heine, Bernd. 1990. The dative in Ik and Kanuri. In William Croft, Keith Denning, & Suzanne Kemmer (eds). Studies in Typology and Diachrony. Amsterdam: Benjamins. 129-149.

  Heine, Bernd. 1997. Cognitive foundations of gramma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yons, John. 1977. Semantics. Volume 2.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Rice, Saylly & Kaori Kabata. 2007. Crosslinguistic grammaticalization patterns of the allative. Linguistic Typology 11:451-514.

  Stassen, Leon. 1985. Comparison and Universal Grammar. Blackwell Publisher.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8年第5期

  作者简介:

  吕珊珊,女,山西永济人。法国高等社会科学研究学院-东亚语言研究所在读博士。代表作Two locative constructions in Caijia from the typological perspective of Asian languages, Studies in Language Vol. 42:3 (2018), 600-640;《蔡家话七种优比句的类型学考察》(《方言》3,2017)

  木艳娟,女,纳西族,云南丽江人,西南民族大学讲师,西南民族研究院在读博士。代表《作雅克·巴克眼中的么些——〈么些研究〉百年回眸及思考》(《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2018);《十九世纪后期至二十世纪初法国的纳西研究及启示》(《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2018)

 

  二位作者自2016年起合作研究纳西语。合著作品还包括:《古城纳西语的kø⁵⁵字优比句》(《民族语文》4,2018);《巴克〈么些研究〉中纳西语词汇转写的规则与性质》(《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4,2018)。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