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刘丹青等多位学者谈活态保护语言多样性

作者:段丹洁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9-07-03

  语言,是人类传播思想、沟通交流的工具,是文化传统和文明传承的重要载体。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拥有汉藏、阿尔泰、南岛、南亚和印欧五大语系的100多种语言,方言土语数目繁多,保护语言多样性、推进语言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语言不可替代不可再生

  文明因多样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鉴,因互鉴而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刘丹青认为,从人类的本质而言,语言使人类有了抽象思维能力,创造出一个崭新的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从民族文化的角度而言,每个民族、每个社会通常都有自己独特的语言,这些语言既有体现人类语言共性的一面,同时也凝聚固化了特定民族的文化特质、思维方式和群体认同感。每一种语言都有观察认识世界的独特视角,一旦消亡就无以复原,具有不可替代性和不可再生性。

  语言是人类文化的基础、民族的象征,是文明交流互鉴的纽带。北京语言大学语言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主任李宇明表示,随着世界政治和经济的发展,由于自然、人为以及语言内部等因素的影响,世界语言资源正以惊人的速度衰减,语言的多样性受到威胁。语言消亡后,通过该语言代代相传的文化、知识就会消失,对人类的发展是不可弥补的巨大损失。

  语言是人类交往和思维最重要的工具。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钟进文表示,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不论人们身处何国、操何种语言,实际上已经处在一个命运共同体中。保护语言多样性对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重要作用。

  扶持各民族语言文字的传承与学习

  我国十分重视尊重各民族的语言多样性和语言使用权利。近年来,国家更是把语言资源保护列为重要的工作方向,在全国范围开展了广泛的语言资源保护工程,进行了全方位覆盖的语言和方言的调查和数字化典藏。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民族语言应用研究室主任王锋提到,我国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语言平等观,保障各民族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这一权利在宪法中得到了保障,是我国语言多样性保护的政治和法律基础。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语言学界注意到濒危语言问题,并积极呼吁保护濒危语言文字,通过学界的积极努力,语言多样性理念逐渐深入人心。

  钟进文表示,目前在保护语言多样性方面各级政府都做出了很多努力,也取得了显著成效。但由于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信息化浪潮迭起、跨语言人员交流密集,很多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化不断走向濒危。一些人口较少民族的语言,只有极少数的传承人会讲、能懂、会用,而绝大多数人已经不再使用,继而转用汉语。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与保护语言文字多样性并不矛盾。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可以使各民族、各地区经济文化交流更加顺畅,有利于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尊严和民族团结。各民族学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可以实现更好的发展。当然,在大力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同时,也要努力扶持各民族语言文字的传承与学习。

  因地制宜制定政策措施

  刘丹青认为,语言资源保护最重要的是要活态保护和自然的代际传承。自然语言的传承不是靠学校教学完成的,而是在儿童时期通过代际传承和同龄人交际的途径自然获得的。要创造让方言自然传承、活态生存的环境和条件。此外,在有关语言文字工作的具体政策和措施方面,需要差异化的思维。针对不同地区、不同发展水平、不同人群采取不同语言文字政策。例如,对贫困农村地区进一步加大通用语言推广的力度,提升广大群众和年轻人融入经济大环境的能力;对于通用语言普及还很薄弱的少数民族地区,加强通用语言的教育和推广力度;对于普通话普及率已经很高,方言衰落的地区,需要适当调整对方言的政策措施,鼓励家庭和亲友之间使用方言。

  谈到如何提升保护语言多样性的能力时,王锋表示,要着力提升语言自信。通过宣传,让不同语言文字的使用者了解语言的价值,提升语言保护主体的积极性。语言多样性保护要积极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结合,一方面整合资源,互相促进,“搭车”发展;另一方面要借助非物质文化遗产吸引青少年,让他们多关注语言文字。此外,还要积极营造有利于语言多样性的文化生态。从各个社会文化生活重点环节入手,倡导语言和谐。充分发挥广播、电视、电影、教育领域的社会文化影响,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

  原文刊登于2019年6月19日《中国社会科学报》资讯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