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夏俐萍著《汉语方言全浊声母演变研究》出版

作者:方言研究室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20-06-24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20年3月出版

  

  打开夏俐萍的《汉语方言全浊声母演变研究》,我的思绪马上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时我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开展《汉语方言地图集》的编写工作。

   “汉语方言地图集”于2001年底立项,2002年编写调查手册、工作手册,进行试验调查,2003—2006年开展正式调查。夏俐萍是2006年考入北京语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这一届学生入校后,地图集工作开始由田野调查转入后期整理和研究阶段。因为该阶段的工作主要由北语语言所人员自己完成,工作量很大,所里所有同事和研究生都投入到了这项工作当中。研究生承担的主要是校对和分类工作。校对是对已录入调查材料的电子文件进行校对,实际上还包括对材料的核实以及统一用字等工作。除了录入人自己所做过的校对以外,课题组的校对工作通常分为一校、二校和终校,但也有不少点实际上进行了四校甚至五校。“分类”是指对图目的方言材料进行归类,分类的结果即体现为图例里的各种类型,可以说这是一项研究性很强的工作。分类工作的程序包括从数据库提取材料、编写分类表、提交讨论、修改、审定等。分类表终审定稿后,再建立数据库,就可以利用地理信息系统绘制方言地图了。夏俐萍承担了40个点的一校和56个点的二校工作,还承担了28幅方言地图的初步分类工作,全浊声母类图目的初步分类工作就是由她负责的。

  当一个研究者面对全国930个点的第一手、可比性方言材料时,无异置身于一个令人炫目的宝藏,可能会不知所措。但夏俐萍很聪明,她挑选了最重要的宝藏——全浊声母,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

  全浊声母的演变无疑是汉语方言、汉语音韵领域里的头号问题,可以说到了人人言必称之的地步。不过,由于缺乏全面的材料,以往只能在一些代表性方言点的基础上来归纳分析这一现象。至于在整个汉语方言中,全浊声母到底有多少种演变类型,它们的分布情况是怎样的,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汉语方言地图集数据库”第一次提供了这种可能性,因为它把全国930个方言点的全浊声母代表字的读音情况都悉数呈现出来了。

  材料丰富是好事,但也是“坏事”。面对海量的方言材料,难免会让人产生“乱花渐欲迷人眼”或者无从下手的感觉。好在夏俐萍在繁花当中,仍能保持清醒的双眼。从极为复杂多样的现象中,理出了“清化”和“弱化”这两种全浊声母演变的主要模式。清化是全浊声母演变的主流,弱化也是大多数汉语方言中发生过的语音演变现象,一部分方言目前正处于弱化的过程当中。顺便可以提一下,夏俐萍的母语湖南益阳方言可以说是全浊声母弱化的典型,该方言古浊塞擦音、擦音声母“从澄崇船邪禅”大部分字今均读为边音声母[l],例如:坐从lo21∣赚澄 lã21∣柴崇lai24∣蛇船la24∣徐邪li24∣城禅 lən24。

  “清化”和“弱化”都是汉语方言声母系统走向简化的途径。而从清化和弱化这两条主线去考察汉语方言全浊声母的古今演变、前世今生,也正是抓住了要害,起到了删繁就简、提纲挈领的作用。西湖上繁花似锦,渐欲迷眼,但白堤和苏堤犹如两条彩带,贯穿东西南北,让游人穿梭往来,迷而不乱。清化和弱化,其此之谓乎!

  是为序。

  曹志耘

  2019年9月30日

  于浙江师范大学

  目录

 

 

  作者简介

  夏俐萍,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方言研究室副研究员,研究兴趣为汉语方言学及语言类型学,已出版专著1部,在《中国语文》《方言》等刊物上发表论文40余篇。近期主要从事湘语语音研究以及“汉语方言语法特征数据库”的建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