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孙宇炜、赵日新:从晋语并州片方言看古泥娘母的分立

作者:孙宇炜、赵日新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21-07-13

  壹 引言

  《切韵》时代是否有娘母,泥娘母是否有别,这一直是音韵学界颇具争议的问题。关于这一问题,大致有两种不同的观点:1.泥娘不分。持这种观点的主要有高本汉、李荣等学者。高本汉(1940/2003)给泥娘母拟音,泥母为[*n],娘母为[*nj],娘母为[j]化的泥母,这实际上是认为《切韵》时期泥娘两母不对立。李荣(1952:89)系联《切韵》反切上字,泥母有11个反切上字,分(1)“那诺内乃妳年奴”、(2)“儜娘尼女”两种情况。(1)来自一四等,(2)来自二三等,二者互补分布,音位归并为一类。李荣(1952:126)指出:“到切韵的时候,端透定里头分化出来的知彻澄跟端透定已经有对立,所以切韵的局面是端透定泥知彻澄。知彻澄没有相当的鼻音。”2.泥娘分立。持这种观点的主要有罗常培和邵荣芬等学者。罗常培(1931/2004:63)指出“在知、彻、澄和端、透、定有分别的时候,娘和泥一定也是有分别的”。只是因为鼻音比塞音容易混淆,所以在各方面都往往和泥母存在不同程度的混同。邵荣芬(1982)从《切韵》的反切入手,认为“泥”“娘”应分为两类。

  音韵学家们对历代相关文献已经进行了详尽的排比和研究,我们将尝试从晋语并州片方言泥娘母的读音表现入手探寻泥娘两母发展的线索。

  贰 泥娘母的读音类型

  泥娘母字存在对立,并非所有的泥娘母字都对立,大多数娘母字已并入泥母,对立仅保留在少数字中。泥母洪音前为[n],细音前为[ȵ]。有些方言由于“i>ɿ”的音变又发生了“ȵi>nɿ”的演变,[ɿ]韵母前的[n]带有一定的摩擦色彩,有的学者记作[nᶻ],我们记作[n],仍将它归同细音前,[n]、[ȵ]互补分布,不存在音位对立,也可以统一处理为[n]。晋语并州片方言泥、娘母的读音请看表1(晋语并州片平声只有一类的方言,举例标作阳平。全文同。):

  表1 晋语并州片方言泥、娘母的读音

 

  晋语并州片方言泥、娘母的读音可以分为四种情况:1.泥互补,娘对立,娘为[nz],娘为[ɳʐ];2.泥娘分立,娘不对立,娘母读[nz]、[z];3.泥娘分立,娘归泥,娘读[ɳʐ]、[ʐ]、[nz]、[z]、[n];4.泥娘不分,读音相同,同为[n]。

  晋语并州片娘、娘对立(娘归泥、泥娘分立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娘、娘对立)的方言,娘读舌尖后声母的,方言中也一定存在知、知的对立;娘、娘与泥母有别,方言中知、知也合并为一类。娘母和知彻澄的发展演变是平行对称的。

  与晋语并州片毗连的晋语吕梁片、五台片、中原官话汾河片也存在泥娘分立的现象。

  叁 例外的解释

  据王琼(2012)统计,山摄合口一等“暖”字在平遥、文水声母为[nz],这一直是学者们质疑晋语并州片方言泥娘分立的一个例子。胡双宝(1988)“暖”音图片、“软”音图片,“暖”“软”不同音;侯精一(1982)记录的平遥城内方言“暖软”图片同音,“软”为山摄合口三等日母字,这种“暖软”同音现象应该是后期字音的合并。不仅泥母“暖”字今读[nz]声母,日母也有读[nz]声母的。因此,方言中“暖”字读[nz]声母并不能成为泥娘分立的反例。

  在我们调查整理的晋语并州片60个点的方言中,有5个方言“暖”读[nz]声母,且集中分布连成一片,韵母均为合口,韵母符合规律,声母混入娘母。晋语并州片方言“暖”与娘母今读请看表2:

  表2 晋语并州片方言“暖”与娘母今读  

 

 

  罗常培 1931/2004 知彻澄娘音值考,《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三本第一分/又载《罗常培语言学论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

  罗常培 1933/2012 《唐五代西北方音》,(北京)商务印书馆

  邵荣芬 1982 《切韵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沈明 1998 《太原方言词典》,(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

  沈明 2014 《山西岚县方言》,(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王琼 2012 《并州片晋语语音研究》,北京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邢向东 2002 《神木方言研究》,(北京)中华书局

  郑张尚芳 2002 方言介音异常的成因及e>ia、o>ua音变,载《语言学论丛》第26辑,(北京)商务印书馆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香港城市大学语言资讯科学研究中心 2012 《中国语言地图集(第2版)·汉语方言卷》,(北京)商务印书馆

原文刊于《方言》2020年第1期

  个人简介

  孙宇炜,女,山东大学文学院博士后。博士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语言科学院,主要研究方向为汉语方言学。 

  赵日新,男,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汉语言文字学专业汉语方言学方向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2007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曾任《语言教学与研究》副主编、北京语言大学语言科学院院长、清华大学教授。出版专著、合著10部,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代表性成果《汉语方言地图集》(副主编)。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202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