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介绍

顾曰国

作者:应用语言学研究室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3-23

  顾曰国1985年获英国兰开斯特大学语言学系语言研究优等硕士学位,1987年获该系语用学与修辞学博士学位,师从英国学术院院士Leech院士。1988-1990年,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语言研究从事博士后研究,合作导师许国璋教授。1990年出站后留校工作。1990-1998年间历任英语二系主任,应用英语学院院长,校长助理等职。1998年到语言研究所,任当代语言学研究室主任,《当代语言学》主编之一。2015年改任应用语言学研究室主任。

  顾曰国30多年的研究,始终围绕一个主线,自然日常语言研究。按研究课题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研究牛津日常语言分析哲学。“我以为过去一百或一百二十五年间,哲学界最大的成就莫过于语言哲学。”(Searle, 2007)。以牛津大学教授Austin为代表的日常语言哲学为语言哲学的主干。他们的特点是非但不鄙视日常语言,相反地认为尽管日常语言有许多瑕疵,对哲学研究会带来阻碍,然而却蕴涵经过时间考验的智慧,值得哲学家去深入挖掘。顾曰国的博士论文集中研究Austin的取效行为,指出其存在问题,同时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见论文:

  1) 1993,The impasse of perlocution Journal of Pragmatics,No. 20, pp. 405-432;

  2) 1994,Pragmatics and rhetoric: a collaborative approach to conversation, Pretending to Communicate, ed. by Herman Parrate,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pp.173-195);

  3) 2003,Towards a multiple-goal neo-Gri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agmatics, Vol.14, pp. 45-70)。

  第二阶段是构建口语语料库,从语料库中提取数据,对日常语言分析哲学里的课题开展实证型研究。主要成果是构建了“现场即席话语多模态语料库”(SCCSD)。见下列论文:

  1) 1997  Five ways of handling a bedpan, Text, 17(4) 1997, pp.457-475

  2) 1999  Towards a model of situated discourse analysis. In Ken Turner, ed. The Semantics and Pragmatics Interface.  Amsterdam: Elsevier Science Publisher, pp. 149-178

  3) 北京地区现场即席话语语料库的取样与代表性问题 (Compiling Chinese spoken corpus: some theoretical issues.)载于《全球化与21世纪》In Globalization and the 21st Century, Beijing: the Social Sciences Publisher, pp. 484-500

  4) 2002  Towards an understanding of workplace discourse. In C. Candlin, ed. Research and Practice in Professional Discourse. Th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ess, pp. 137-185

  5) 2006,  Multimodal text analysis – A corpus linguistic approach to situated discourse. Text and Talk, 26-2, pp. 127-167

  6) 2009. From the real-life situation to video stream data-mining. I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rpus Linguistics, 14:4, pp. 433-466

  7) 2012  Discourse geography. In James Paul Gee and Michael Hanford, eds., The Routledge Handbook of Discourse Analysis. London: Routledge, pp. 541-557

  8) 2013 Approaching Chinese Power in Situated Discourse: From Experience to Modelling. In Yuling Pan and Daniel Kazard, Chinese Discourse and Interaction. London: Equinox. pp. 96-126.

  第三个阶段,根据多模态语料库对日常语言的初步分析结果,对中西方日常语言研究的成败得失进行反省,提出了两个反映中国特色的研究思路,一是鲜活话语中言思情貌整一原则与知人知言;二是当下亲历与认知的一身大数据研究模型。

  关于第一思路,著名日常语言分析哲学家Grice提出的日常会话合作原则,用于解释言外之意。整个理论是建立在一个“理性人”(rational man)之上的。他的理性人是这样的:假如谈话双方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如最大程度上与对方交流信息(maximum exchange of information),那么,为了达到这个共同的目的,谈话双方自然要跟对方合作。为什么说“自然”要合作?因为人是有理性的,他总是做有利于达到自己目的事,不可能做跟达到自己的目的相反的事。这就是理性的行为逻辑(格莱斯提出会话原则的文章,其名字就叫“logic and conversation”, 见Grice 1987)。听话人通过说出的话去寻求说话人的言外之意,在我国儒家哲学思辨上属于“知言”。而儒家的知言上面还有一层,就是知人。如《论语·尧问》:不知言,無以知人。儒家的知言与知人是构建在言思情貌整一的整人基础上的。情感为知言的要素之一,而情感在Grice的理论架构里是只字未提的。在我国,修辞学(即外国的语用学)立论的基点是“人”,是鲜活的、通人情世故的整人,包含但不等于抽象的、像Grice那样的“理性人”。详细见论文

  1) 2013, A conceptual model of Chinese illocution, emotion and prosody. In Chiu-yu Tseng, ed., Human Language Resources and Linguistic Typology. Taibei: Academia Sinica. Pp. 309-362.

  2) 2013 “言思情貌整一原则与鲜活话语研究”。《当代修辞学》第6期,第1-19页。

  关于第二个思路,是针对当下鲜活话语为充盈体验提出来的。中西方研究会话,主流做法是录音,然后把录音转写成文字,在文字的基础上研究会话。这个做法等于把充盈状态的鲜活的体验变成死的物件,不是非常科学的做法。顾曰国提出基于多模态语料库的贴真建模的方法,力求抓住鲜活的、动态发展变化的亲历与体验。这个方法的明显优点是可用于研究新生婴儿的动态成长过程,老人语言蚀失过程,智退症发病过程等。详细见论文:

  a) 2014 Alzheimer’s Disease Patients Discourse 智退症(痴呆症)临床语言使用障碍概述。(第3作者)《当代语言学》第4期,第452-465页。

  b) 2015 Multimodality and language. 多模态感官与语言研究。《当代语言学》第4期。第448-469页。

  c) 2016 当下亲历与认知,多模态感官系统与大数据模型。《当代语言学》第4期。第448-469页。

  顾曰国新近合作成果有:

  1) 2017  The Routledge Handbook of Pragmatics (co-edited with Anne Barron, and Gerard Steen),

  2) 2017 Encyclopedia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5-volume set) by Brill (associate editor).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