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介绍

刘庆隆

作者:杜翔  来源:词典编辑室  时间:2017-05-04

  刘庆隆先生(1924—2014),河北省献县人。8岁上私塾,因卢沟桥事变私塾解散,辍学在家。1940年献县天主教会创办慕华中学,刘庆隆在这里读完初中,后到天津工商学院附中读高中,直至毕业。1946年经人介绍到北京由献县天主教会举办的辞书机构(天主教会因传教的需要,举办华语学校,编写词典,这个辞书机构曾把《康熙字典》翻译成法文,编写了《华拉小词典》等辞书),编写《意海》(语文类典,仿照法国有关词典,按义编排),从此与辞书事业结下不解之缘。新中国成立以后,百废俱兴。1950年8月,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编审局设立了一个编纂辞书的直属机构——新华辞书社。1951年初,刘庆隆经中国大辞典编纂处主任黎锦熙先生介绍进入新华辞书社,参加《新华字典》的编写工作。当时新华辞书社包括资料人员和行政人员,一共才十几个人,主编是魏建功先生。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新华字典》音序本出版,这是中国第一本用白话文注释举例的字典,在编排体例和汉字的字型、注音、释义等方面都有突出的成就,至今仍是我国小型语文工具书的范本。

  1956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责成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即今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写一部以规范现代汉语、推广普通话为宗旨的中型词典,为此,新华辞书社、中国大辞典编纂处的编辑人员及全部资料一并转到语言研究所,与语言研究所部分人员一起成立了词典编辑室,刘庆隆先生随新华辞书社转入,从此投入《现代汉语词典》的草创工作。在主编吕叔湘先生的领导下,他们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收集资料,最终收集了70多万张卡片。在编写过程中,刘庆隆先生在语文组,主要编写语文条目,同时负责调度组的工作。1960年印出“试印本”征求意见。1961年丁声树先生继任主编,经过修改,1965年又印出“试用本”送审稿,1973年内部发行,1978年正式出版。《现代汉语词典》是我国现代汉语规范使用和推广普通话历程中最重要的一部工具书。1980年刘庆隆先生开始担任词典编辑室副主任,主持《倒序现代汉语词典》的编写,参加《现代汉语小词典》、《现代汉语词典补编》等的编写。1984年退休后,单位继续返聘,一直工作至2005年,参加了《现代汉语词典》1996年修订本、2002年增补本和2005年第5版修订工作。

  《新华字典》1962年、1965年、1998年由语言研究所负责修订,2004年出版第10版。刘先生参加了语言研究所负责的《新华字典》历次修订工作。

  正是先后几十年的辞书实践的经验积累,刘先生对辞书编纂流程和编纂工艺非常熟悉,对汉字字形、读音的演变及其规范了然于胸。他生活俭朴,工作勤奋,有着超强的记忆力,特别对《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各个版本的修订内容及其修订原因记忆犹新,往往能够脱口而出,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活字典”。

  刘庆隆先生不仅有着丰富的编纂实践,而且在辞书理论的建设上不断注意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他说:“不论哪一个环节,都经常碰到一些问题。不进行研究,是做不好辞书编写工作的。过去常常强调编写任务紧,把编写工作跟研究工作对立起来,挤掉了研究工作,结果走了弯路,时间并没有少用,而编写的条目质量不高。”刘先生在烦琐的编写工作之余,陆续发表了几十篇研究论文,内容涉及语文辞书编写修订的各个方面,如字词典的审音辨形、收词释义、版面安排、条目编排、括注形式、百科词汇的注释、词汇重叠形式的处理、版面设计安排等方面都有论述。刘先生说:“我把辞书编纂工作的经验教训写下来,让刚参加辞书工作的年轻人少走弯路。”这些论文最后结集成《辞书编纂工艺导论》一书,由崇文书局2008年出版,为辞书学理论建设提供了难得的实践经验材料,具有较高的实用价值和一定的理论价值。

  刘庆隆先生辞书编纂研究的主要观点介绍如下。

  一、语文辞书编写修订的各个方面

  审音。凡是广大群众所通用的字音,虽不合乎传统读音,也应照注,不要再拘泥旧反切。比如:“脸”,居奄切,现在读liǎn,据旧反切应读为jiǎn,演出旧戏曲时,有的还说jiǎn,现在的字词典里都注为liǎn,这是合适的。其他如“期”读qī,“捞”读lāo,“猫”读māo,“危”读wēi等,都不必再按照传统的读音改为阳平。采取从今的原则,还要做全面考查,即从这个字的全部用法和组成的词语来考查。如“木樨”,《国语辞典》注mùxū,照顾“木樨肉”“木樨饭”一类用法,“木犀”注mùxī,并注明“亦作木樨”,作为植物名称。从“木樨肉”等词语来看,可以注mùxū,大家确实这么说,有的菜谱上就写做“木须肉”。但这样读音就变复杂了,不利于推广。《现代汉语词典》只注mùxī一音。

  人名、地名的注音,采取“名从主人”的原则,只限于方言地区人名、地名独用的特殊读音,对于那些跟普通话读音有整齐对应规律的读音则不在此列。如山东乐陵、河北乐亭的“乐”,本地人说时跟快乐的“乐”相同,应注为 lèlíng、lètíng。虽然按照方音来念,本地人快乐的“乐”,念lào,“乐陵”“乐亭”念为 làolíng、làotíng,北京不少人也这么说,但不能算做地名有特殊读音而照方音注。

  辨形。正字是字词典的主要任务之一。现在整理汉字,是从汉字当前使用情况出发的,不拘泥于传统的字书和文字学。几种写法都通行的,要选用好写好认又合乎传统的,如二者有矛盾,以前者为主。如“盜、羨”等虽是传统的正字,但现在用“盗、羡”等,就以后者为正字。

  收词。语文词典的收的条目,有词、词素、词组、成语等,而以词为主。可参考外语词典的做法,多收一些需要查考的词组,放在相关的词条下做例加括注,这对读者掌握运用词汇是有好处的。规范性字词典的任务是确定普通话词汇规范。有些熟悉的词汇,可能在方言中很有分歧,需要规范。如“玉米”“冰棍”“太阳”等名物词,“爸爸”“妈妈”等称谓,方言中有许多不同的叫法,需要词典给它们正名、正音、正义,才能起到规范作用。

  释义。词义分析和资料排比,是分析意义的常用方法。对个别意义比较复杂的多义词,还须有编者的主观判断。多义条目中,词类发生变化的,原义扩大或缩小、原义有比喻用法,借用事物某些特点形成新义的,并且使用普遍的情况,可分立义项。共时的字词典的义项排列,多采用基本义和常用义并用的办法。

  语文字词典常用的注释形式有图解、举例、互训、拆字注释、说明、定义等,可以根据字词典的规模、类型、读者对象来选择确定。《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主要采取说明或定义的方式,对过去常用的互训、拆字注释等形式,只是有选择地使用。采取说明或定义的方式释义,应避免不着边际地空发议论,而要有的放矢。用做互训注释的词语必须是为大家熟悉而不会发生歧义的,而且本身要有说明或定义形式的注释,避免简单互训。拆字注释法要严格限制在复合词的意义确是由两个词素的意义组成的(如“整洁,整齐清洁”)和由两个词紧缩构成、意义没有改变的(包括略语、简称等,如“整训,整顿和训练”)两种情况。

  举例。注释里不易说清楚的或不宜于说得太死的地方,如意义的细微差别,用法的差异和不同方面的用法等都可以由例句表示。词语使用的范围,使用的场合,搭配关系,语法功能等,虽然可以在注释中交代,但更多情况下还是靠例句来表示。如“中期”“中叶”,“中期”详注,举例为:“20世纪~︱加强棉花~管理。”“中叶”用“中期”直注,举例为:“唐代~︱清朝~︱20世纪~。”举例反映出两者使用范围、语法功能的不同之处。字词典中书证的作用一是做证明,说明词目始见的出处,二是做例句,两者需要并重。

  资料。过去编写字词典的资料,以二手资料为多。但只靠二手资料是不够的,难以有较大的提高,搞不好,只会是抄袭拼凑,不能推陈出新。收集一手资料最常用的办法是勾乙,可供收词、注音、注释、举例用的各类资料都要勾乙下来。编词典最怕就是“单词孤证”,如果每个词没有足够的资料做参考的话,编辑就很难把词的准确含义断定好。

  二、语文辞书编写修订的各个环节

  做好准备工作。准备工作包括明确编写宗旨、制定编写细则、试编、收集资料等。编写词典,首先要明确供什么人使用,解决什么问题,宗旨定了,才好进行其他工作。编写细则根据编写宗旨制定,在各方面体现宗旨的精神。编写细则要尽可能定得详细具体,包括每一个标点符号的使用,都要规定好。

  主编负责和群众路线。主编是词典工作的主要的业务领导,要总揽全局,掌握编写宗旨,协调各部分的工作。大中型词典,字数较多,主编只能看有代表性的条目,审定疑难条目,集中精力解决关键性问题,突破一点,推动全局。集体编写词典要有明确的分工,每个人要尽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同的意见要进行讨论,工作讨论会上要充分发扬民主,让大家尽量发表个人的意见,开展百家争鸣。经过充分讨论决定的事项就要共同遵守。

  内部审读和征求意见。词典内容广泛,涉及各行各业,编写人员不可能面面俱到,样样都懂,须要广泛地征求意见,消灭错误,提高质量。对全部稿子的审查,要组织内部力量进行。由于专业知识不足,不能审查的专业条目,提出来组织专业力量审查。

  条目编写和技术加工。编写条目时,根据编写细则的要求,要尽力照顾到有关的方面,不给后来的工作留下麻烦。经过检查的条目,如果要改动,必须连同有关条目一同改动。进行技术加工要有专人负责,逐条检查,并在底稿上做出标志。

  除如上所述外,其他如字词典的版面安排、条目编排、括注形式、百科词汇的注释、“子”“儿”尾词汇的处理、词汇重叠形式的处理等方面都有论述。

  “字里乾坤大,文中日月长”,可以说是刘庆隆先生60多年的辞书生涯的最好写照。刘先生曾于1990年协助北京图书馆完成汉字字模数据库工作(获文化部科学技术进步奖),担任《国际标准汉字大字典》(多媒体版)的副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出版),参加编写收汉字最多的《中华字海》(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4年出版)。个人曾编写收单字2.2万个的《古今汉字字典》(四川辞书出版社1998年出版,2002年修订本出版),该字典的特点是收字多,音义全,举例丰富。在编法上尽量为读者着想,如给在普通话口语里只用在复合词、成语或固定词组中的古汉语单字加◇表示,引导使读者正确使用。

  刘庆隆先生暮年时曾说:“近些年来,辞书事业蓬勃发展,编辑出版了许多辞书,弥补了过去品种、门类少的缺憾,形势喜人。但另一方面,还须提高质量,这就需要加强辞书编辑队伍的培养和辞书学、编辑学的研究。我愿在有生之年,继续在这方面稍尽绵薄。”刘先生有一个笔名“慈亦冰”(“词一兵”的谐音),作为一名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祖国的辞书事业,为新中国的规范性字词典的编写修订做出了很大贡献的辞书学者,刘先生却只是把自己定位为辞书战线上的一个老兵。2006年中国辞书学会授予刘先生辞书事业终身成就奖,向这位皓首穷经、不计名利的辞书战线老兵致敬。

  主要著作

  1.《古今汉字字典》,四川辞书出版社1998年出版,2000年修订

  2.《辞书编纂工艺导论》,崇文书局2008年出版

  主要论文

  1.《〈现代汉语词典〉编写工作二十年》,《辞书研究》1981年第3期

  2.《现代汉语词典的收词》,《辞书研究》1982年第1期

  3.《谈谈〈现代汉语词典〉的注释形式》,《语文研究》1982年第2期

  4.《语文字词典的括注形式》,《辞书研究》1982年第3期,署名文大生

  5. 《语文词典中百科词汇的注释问题》,《中国语文》1982年第6期,署名文大生

  6. 《要充分利用词典的版面》,《辞书研究》1983年第2期

  7.《语文字词典的条目编排》,《辞书研究》1983年第3期

  8.《中国化,借鉴与国际化》,《辞书研究》1983年第5期

  9. 《〈现代汉语词典〉编写纪事》,《辞书研究》1984年第2期

  10. 《提高辞书质量的若干设想》,《辞书研究》1984年第5期

  11. 《词典里关于词汇重叠形式的处理》,《语文研究》1985年第3期

  12.《现代汉语字词典中的字形处理》,《〈现代汉语词典〉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商务印书馆1996年

  13.《现代汉语字、词典的注音》,《〈现代汉语词典〉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商务印书馆1996年

  14. 《〈新华字典〉编写修订的历程》,《中国辞书论集1999》,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

  15. 《叶圣陶先生和〈新华字典〉》,《语文建设》2000年第11期

  16. 《〈新华字典〉和汉语规范化》,《语文建设》2001年第8期

  17. 《〈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在细小方面的修订》,《语言文字应用》2006年第1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