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介绍

晁继周

作者:杜翔、谭景春  来源:语言所  时间:2017-05-09

  晁继周先生1941年生于北京。1959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64年毕业后留校工作。1978年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曾任语言研究所副所长,词典编辑室副主任、代主任,编审,《现代汉语词典》第5至7版审订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有特殊贡献专家的津贴。曾多年担任中国辞书学会语文词典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曾参加《现代汉语词典》从第2版到第7版的修订工作,还参加了《现代汉语小词典》《现代汉语词典补编》《倒序现代汉语词典》等《现代汉语词典》系列辞书的编写。此外主持编写和合作编写的辞书还有《红楼梦辞典》《中学语文词典》《汉语方言常用词词典》《新华正音词典》等,其中晁继周先生和周汝昌先生共同主持编写的《红楼梦辞典》获得首届中国辞书奖二等奖。 

  晁继周先生和韩敬体先生共同主持修订《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这一版从4个方面使词典质量得到提升。一是增收新词语。增收约6000条新词语,从中反映出社会的前进,科技的发展,人民生活和思想观念的变化。二是进一步贯彻语文规范标准。在这个修订周期内,2002年初,教育部和国家语委公布试行《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对338组异形词的规范词形做出规定。第5版全面贯彻了《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的规定。凡整理表范围内的异形词,一律以规范词形为正条;《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未做规定的异形词,按照重视理据、参考词频、照顾系统的原则,明确区分推荐词形与非推荐词形,推荐词形立为正条,非推荐词形立为副条。鉴于当时一些语言文字规范标准正在重新制定或修订,在新的规范没有公布之前,对原有规范尽可能做到既全面贯彻执行,又对其中学界公认的不妥之处做适当处理,以与即将出台的新的规范标准相一致。三是全面标注词类。这是《现代汉语词典》发展历史上的重要一步。第5版在标注词类时比较细致地区分了词与非词,标注词类比较精细和系统。考虑到词典读者面和教学需要,既注意吸收近年来语法研究取得的成果,同时兼顾多年来语法教学的经验,尽可能地做得科学、稳妥。按照语法教学的一般分类把词分为12类,为了体现大的类别中某些词的特殊语法性质,在名词、动词、形容词3个大类中又各分出两个附类。名词的附类是时间词、方位词,动词的附类是助动词、趋向动词,形容词的附类是属性词、状态词。为汉语里的词划分词类是一件很繁难的工作,第5版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四是完善体例。第5版体例上的完善,体现在使处于潜在层面的东西彰显出来,使执行原有体例时遇到的矛盾得到解决,同时还为词典修订中遇到的新问题制定新的体例。如同音同形条目的处理,“蓝牙、猎头、寻租、路演”等外语直译词的处理,都有体例上的创新。《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得到广大读者和学术界的肯定,荣获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 

  晁继周先生在参加《现代汉语词典》等多部辞书的编写、修订的同时,进行词汇学、词典学研究。在语言研究所原所长刘坚先生主持编写的《二十世纪的中国语言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一书中,晁继周先生撰写了《二十世纪的现代汉语词汇学》部分,从词本位的确立、构词法研究、汉语的词汇构成与词汇规范问题、熟语研究、词义研究、辞书编纂等6个方面,阐述了20世纪现代汉语词汇学研究所取得的成果。除这篇长达5万字的学科世纪回顾的综论外,晁继周先生先后在《中国语文》《辞书研究》等学术刊物上发表数十篇文章,并于2005年出版论文集《语文词典论集》(商务印书馆)。在这些论文中,提出了一些个人创见,有些意见和建议在辞书编纂或修订中得到贯彻,得到学界的认同。上世纪90年代初,晁继周先生参考前苏联词典学家谢尔巴的词典学理论,在国内首先提出“规范型词典”的概念,认为《现代汉语词典》是汉语规范型词典的代表。规范型词典在功用上是与查考型词典对立的。从语言学角度来看,应该对规范型词典给以特殊的重视,因为只有规范型词典才能反映某一现代语言词汇系统的全貌。查考型词典是根据一定原则挑选出来的词语的汇集,它不过是语言材料统一体的某种剪辑而已。晁继周先生在《略论规范型词典的特点》(《中国语文》1992年第2期)中提出规范型词典的3个重要特点,即现代共时性、规范性和完备性,并就如何对待新词新义,如何对待古语词和方言词,如何对待台湾地区、港澳地区、海外华人社会特有的词语,如何对待外来词等问题展开论述。在此后的另一篇论文《再论规范型词典的特点》(载《中国语文研究四十年纪念文集》,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3)中,通过与历史型词典、查考型词典、描写型词典的对比,对规范型词典的特点做了进一步阐述。规范型词典的理论得到词典学界的认可。晁继周先生注意到《现代汉语词典》中有“区别于××”这一释义括注形式,在学术界已有的反义词和对义词之外提出了“别义词”的概念(见《说别义词》,载《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5期),丰富了语义关系与释义标注体系 

  现代语文词典如何贯彻国家有关部门制定的语文规范标准,是这些年备受关注的问题。既不能罔顾规范,我行我素;也不能胶柱鼓瑟地执行规范,置语言事实于不顾。在这方面,晁继周先生用力甚多,曾发表多篇文章加以阐述。其中《树立正确的语文规范观》(《中国语文》2004年第6期)最具代表性。这篇文章谈了3个主要观点:(一)人民群众的语言实践是语言规范的基础,也是检验语言规范的唯一标准;(二)规范随着语言的发展而发展,规范标准需要不断完善;(三)不同层面的问题规范手段不尽相同,语言规范要体现刚性与柔性相结合的原则。文章举了“荫”字的例子。1985年公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规定“荫”统读yìn,原来的“树荫”必须写作“树阴”。这个规定一直没有得到群众的认可。文章统计了1986412日至2004531日《人民日报》“树荫”“绿荫”“林荫道”“绿树成荫”四个词语的词形分布情况,结果是:“树荫”353,“树阴”13;“绿荫”698,“绿阴”27;“林荫道”131,“林阴道”3;“绿树成荫”442,“绿树成阴”9。面对这样的数据,文章写道:“长达18年之久,《审音表》关于‘荫’字读音和用法的规定基本上没有被执行,是十几亿使用汉语汉字的人民应该受到指责,还是少数制定标准的专家和官员应该进行反思呢?答案是不言自明的。”关于“荫”字读音和用法的意见,得到学术界和有关部门的重视,正在修订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已决定采纳。《现代汉语词典》的修订,在贯彻语文规范方面,基本上是按照此文提出的原则进行的。另外,《审音表》规定了很多“统读”,北京人实际上又不那样读,怎么办?晁继周先生提出在《审音表》规定的规范读音后面括注“口语中多读”,很好地解决了这个矛盾,这一体例一直沿用至今。 

  《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公布试行后,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异形词整理的原则也引起学术界的热议。晁继周先生写了《论异形词整理的原则》(《中国语文》2004年第1期),全面阐述对异形词整理所依据原则的认识。文章认为,异形词分为单纯词与合成词两类。单纯词如“踌躇”与“踌蹰”,“扑哧”与“噗嗤”,“冬不拉”与“东不拉”,这类异形词确定哪个词形为规范词形,主要根据大多数人的书写习惯。在这里,科学的使用频率统计起着决定性作用。合成词的情况要复杂得多。有的异形成分属于同一语素,只是写法不同。有的异形成分属于不同语素,各有学理依据。这类异形词的整理要注意到词语形成的历史,并照顾到与相关词语用字的一致。文章经过分析,指出一味强调依据使用频率确定规范词形的做法是片面的和不妥的,整理异形词依据的原则应该是重视理据,参考频率,照顾系统。 

  在当今数字出版迅猛发展的形势下,辞书编纂的现代化给辞书出版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晁继周先生作为一名老词典人,切身感受到没有充足的语料是编不出好的词典的,语料库做大并不难,难在语料库适合于词典使用。就汉语语料库来说,首先是能切分词,其次是识别新词,第三是发现新义,第四是察觉和提示新的用法。比如“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尊重各国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语料库要能敏锐地察觉这里“关切”的用法发生了变化。词典编纂者在词典中采纳不采纳是一回事,但语料库应该做到能提示词典编纂者注意这个语言现象。《现代汉语词典》目前的编纂手段比较落后,晁继周先生热切期待能够尽快实现传统辞书编纂出版手段的数字化和现代化,使这部权威词典能够更好地适应时代和读者的需求。 

  附:主要学术成果 

  一、辞书 

  《现代汉语词典》第5 与韩敬体共同为修订主持人,商务印书馆,2015

  《红楼梦辞典》 与周汝昌共同主持编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

  《中学语文词典》 与闵家骥合作编写,北京教育出版社,1990

  《汉语方言常用词词典》 与闵家骥、刘介明合作编写,浙江教育出版社,1991

  《新华正音词典》 主编,商务印书馆,2002

  二、论文集及主要论文 

  《语文词典论集》 商务印书馆,2005

  《略论规范型词典的特点》 载《中国语文》1992年第3 

  《再论规范型词典的特点》 载《中国语文研究四十年纪念文集》,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3

  《关于规范型词典的收词问题》 载《语言文字应用》1995年第2 

  《关于规范型词典收词问题的再思考》 载《中国辞书论集》(1999),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

  《汉语规范型词典编写的历史和面临的问题》 载《世纪之交的应用语言学》,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0

  《〈现代汉语词典〉的历史地位》 载《中国辞书论集》(2002),四川辞书出版社2003

  《〈现代汉语词典〉修订中的语音规范》 载《语文建设》1995年第9 

  《〈现汉〉修订的重要出发点:促进规范》 载《辞书研究》1997年第1 

  《与时俱进的〈现代汉语词典〉》 载《辞书研究》2012年第4   

  《二十世纪的现代汉语词汇学》 载《二十世纪的中国语言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论异形词整理的原则》 载《中国语文》2004年第1 

  《树立正确的语文规范观》 载《中国语文》2004年第6 

  《曹雪芹与高鹗语言的比较》 载《中国语文》1993年第3 

  《说别义词》 载《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5 

  《说“执着”》 载《辞书研究》2013年第2 

  三、古籍点校 

  《曾巩集》 与陈杏珍合作,中华书局,1984  

  四、译文 

  《谢尔巴与现代词典学》(俄) 载《辞书研究》1981年第4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