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语文天地 → 语文漫谈

韩敬体:对联趣话

作者:韩敬体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12-29

  对联又称楹联、门对、春联、对子等,是一种对仗文学,是我国极为普及的特殊的传统文化形式。一副标准的对联,最为基本的特征就是对仗。对联用口头说出时,是言语对仗,用字书写出来时,就是文字对仗。一般来说,对联要求较为严格。通常要求上下两联字数相等、相对位置的词语词性相对、语音平仄相谐、句法结构相同,其中以字数相等和平仄相谐最为重要。历史上有关对联的有趣故事甚多,解缙改对联的故事流传较广。     

  解缙(1369—1415),江西吉水人。明朝初年进士,主持编纂过《永乐大典》。解缙少年聪颖,有神童之称。他曾写过一副对联,戏赠一位轻薄秀才。对联比喻形象,寓义深刻。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引用了这幅对联: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

  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从这幅对联上可以看出几个特点。一、上下联字数相等、结构相同。都是11字,主谓结构。二、对应位置词语词性相同。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而且相对的词必须在相对的位置上。三、相对应的词平仄相合,音调和谐。上联韵脚应为仄声,下联韵脚应为平声,谓之“仄起平收”。句中平仄符合对仗要求。四、节奏相应,就是上下联停顿的地方一致。都是大的节奏4/7,细的节奏:2/2—2/2/2/1。 

  解缙有个两次修改家门春联的故事。解缙小时候家贫,父母以磨豆腐为生,他家蓬门荜户,对面竟是曹尚书的府第。曹尚书的豪宅有大片竹园,绿竹扶疏出墙,十分茂盛。一年春节,解缙借景在自家门上贴了副对联:门对千竿竹,家藏万卷书。对联引得路人赞叹不已。曹尚书认为解缙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竟敢说家藏万卷书,还拿尚书府第的竹子陪衬。他马上吩咐家丁,把高高的竹子全给削短了,让外面难以看到。解缙看到这种情况,很快就取了笔墨出来在对联上加了两个字,对联成了:门对千竿竹短,家藏万卷书长。曹尚书打发下人来看解缙家门上的对联情况,家人回报说对联不但没揭掉,还加字变长了。曹尚书亲自到门口观看,气不打一处来。他又把管家叫过来,组织更多的家丁,把竹子全都连根刨了,看解缙的对联有什么变化。这时解缙又拿出笔墨,在对联上又加了两个字,成为:门对千竿竹短无,家藏万卷书长有。家人来报告对联又加了字时,曹尚书心里好个气啊,好好的一片竹林让对联闹成这样,传出去可怎么说啊,但也无可奈何。

 

 

  对联历史悠久,流行广泛,形式繁多,具有装饰、交际等很强的实用性,所以从对联的不同用途、形式和文字长短上划分类别是常见的分类方法。

  从用途上分类,一般分作春联、行业联、名胜联、婚庆联、寿庆联、哀挽联、装饰联、题赠联、对课联、游戏联十类。一到春节,家家户户忙着贴春联。春联用得最为悠久、广泛,所以春联列在按用途分的第一类。

  按文字长短分类,也就是按对联的字数多少分类。一般分为超短联、短联、中联、长联、超长联五类。超短联仅有一至三个字,如:一字的“福;寿”、二字的“鼓楼;钟亭”、三字的“独角兽;比目鱼”。短联四至七个字,如:四字的“水天一色;风月无边”、五字的“雁声秋露白;鸦阵晚霞红”、六字的“白马秋风塞上;杏花春雨江南”、七字的“日为宝镜天天照;月作明灯夜夜光”。中联八至十九个字,长短居中,容量适宜,句式自由,节奏灵活,所以中联应用较为普遍,特别是八至十一字的人们更乐于使用。长联二十至九十九个字,在名胜联和哀挽联中应用较多。超长联是一百字以上的巨幅对联,容量很大,述事较多,铺陈、用典较多,一般都是大手笔之作。超长联最著名的有清末钟云舫拟题江津临江城楼联,单联806字,全联1612字;当代人华武1985年写的题长城主题应征联,单联500字,全联1000字也是很突出的了。

  一些游戏性的奇对、巧对、绝对也常让人津津乐道。下面列出几副以供赏析。

  北宋早期名相吕蒙正,早年家境贫寒,他曾写过一副对联隐含其意:

  二三四五;

  六七八九。

  横批:南北 

  上联“缺一”,隐指“缺衣”;下联“少十”,隐含“少食”。横批“南北”义寓“无东西”。缺衣少食无东西,反映自家困苦的窘况。

  明代万历年间东林党人顾宪成有一副题东林书院的对联脍炙人口: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上联含有四个“声”字,下联对有四个“事”字,位置相应,均为名词,声调平仄相对。整联意思为书院学子风风雨雨中刻苦攻读,并时刻关心着国家和天下大事。 

  1916年6月袁世凯在全国人民的声讨声中忧惧而死,四川一位资深望重的学者撰写一副挽联: 

  袁世凯  千古;

  中华民众万年。 

  这幅奇特的对联,上联比下联少一字,好像不成对子,但作者故意让上联对不住下联,曲折地表达特殊含义:“袁世凯”根本对不住“中华民众”。 

  1953年,中国科学院组织出国考察团,由著名科学家钱三强任团长,团员有华罗庚、张珏哲、赵九章、朱冼等许多著名科学家。途中闲暇之时,数学家华罗庚拟了一副对联: 

  三强韩、赵、魏;

  九章勾、股、弦。 

  上联的“三强”内容指出战国时期的韩、赵、魏三个国家的合称,字面却又语带双关,隐含着在场的钱三强的名字。下联不仅有数词限制名词的结构“九章”与“三强”相对,《九章》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数学著作,而且同样语义双关嵌入另一位在场物理学家赵九章的名字。这一十分巧妙的对联使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喝彩,佩服华罗庚不愧为拟作对联的高手。 

  清代南通人蒋芹森在其家宅大门上贴了一副对联: 

  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

  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 

  这副对联也十分巧妙,上下联都是13个字,上联但只用了“南北通州”四个字。下联只用了“东西当铺”四个字,对仗堪称工巧。一说这是清代乾隆皇帝下江南,到了南通时出的上联,纪晓岚对出的下联。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